霓為衣兮

醉来堪赏醒堪愁
-
头像是《红线盗盒》pv里截的

此时此刻有几百个人用不同的语调在我耳边大喊“我想你”,而那之中唯独缺了你的声音。

来自美术书和英语书

一不小心拼出了一句看起来很有哲理的话

年轻真好

在充满不确定与恐惧的未来降临之前,你先别走。

我感觉我的身体正随着车座一上一下地颠簸。


奇怪了,这并不是一条土路,我想。就窗外景物流逝的速度来看,我甚至不在一辆车上,我所乘坐的“这个东西”理应平稳得多。


我扶着车座站起来,走到车厢与车厢的连接部分,靠在墙上看向后狂奔的山和树。山与山之间夹着点点的灯火,在夏日的晚风里摇曳着。


“这个东西”摇摇晃晃继续向前,天边最后一缕光也消失了,刚才浅蓝色的地方已经被更深的紫色和橙色盖了一层。铁轨边的橙色灯光落在我的脚上,像我最讨厌的那双橙色袜子。


我伸个懒腰,用手简单梳理了一下头发。这边并无其它景色可看,倒不如回去坐着舒服些。


我转身原路返回,长途旅行已经让很多人进入了梦乡,他们睡得东倒西歪,盖在身上的黑色大衣都滑落一半在地上。我艰难地迈过去,才回到属于我的那个靠窗的位置。


我好像记不清我要去哪了……我摘下眼镜抹了把眼睛,往后一仰靠在座位上,车窗玻璃倒映出一张略显陌生的脸。


借着这个倒影,我才发现我右手边有一个黑色的包,拎起来沉甸甸的。我把它放到面前的小桌板上,将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查看。


水,面巾纸……钥匙?我出门为什么要带家门钥匙?我把它拎起来,它就在空中叮当响。好吧,我耸了耸肩,把它丢在一边继续翻找。


这还有钱包,虽然里面也没几块钱。电影票,看日期都是二月的了。


这是我的包吗?这里面的杂物我多久没有清理过了呢?


好像也没什么东西了。我懊恼地把它们全都塞回去,把整个包丢到一边。


我盯着空气思考半晌,不对,好像漏了什么。


我坐起来,单把钱包重新拿出,打开,一个夹层一个夹层地检查。果然,某个夹层里卡着一张照片。


这照片也许不是我的?我叫不出上面的人的名字。上面有好多人,也许是一家人。我这个年纪的人应该还不到把自己的家庭照放在钱包夹层里的时候。


我望着照片发呆,右侧口袋突如其来的震动吓了我一跳。


我摸进去,摸到了一部手机。


果然是少了点东西。屏幕上显示着18:39分,“您有一条新消息。”



这好像是个梦来着,放在我手机的便签里好久了